冠城大通股价,为什么看好冠城大通的那么多,股价却一直下跌

内容导航:
  • 为什么看好冠城大通的那么多,股价却一直下跌
  • 股票发行价和首日开盘价格的关系
  • 冠城大通这股票谁帮我解释一下?会涨吗?
  • 冠城大通股份是什么样的股票
  • 宁德时代新能源和国轩高科哪个更厉害
  • 2020开年先筹30亿救急,宁德时代输血背后的“危机”
  • Q1:为什么看好冠城大通的那么多,股价却一直下跌

    首先你得对系统性风险和非系统风险有所了解,简单来说,股市的系统性风险可以理解为大盘指数的大幅动荡,目前的大盘指数就是系统风险最直观的体现,指数飞流直下时,很少个股很独善其身。有一句古文可以说明:君子藏器于身,待时而动。

    Q2:股票发行价和首日开盘价格的关系

    你有没有搞错???发行价是不等于首日开盘价,但是按照你说的那两个差距,谁还敢去买啊?多数情况下首日开盘价都比发行价要高,或多或少而已,如果价格比发行价还低的话,那种情况就叫“破发”,意味着每过原始股东都亏了。你说的宗申动力发行价是10.92,首日开盘价是13.80,差价是正的近3块了。至于冠城大通,你自己看吧。别在看错了

    Q3:冠城大通这股票谁帮我解释一下?会涨吗?

    现在是牛市 所有的股票都有涨的时候

    Q4:冠城大通股份是什么样的股票

    有内幕,很快涨

    Q5:宁德时代新能源和国轩高科哪个更厉害

    股票还是国轩好

    Q6:2020开年先筹30亿救急,宁德时代输血背后的“危机”

    时间一天天过去,春节的钟声近在耳畔,开年之后,伴随着车企陆续公布的销量,各种盘点、年终总结也随之而来,但总体来说,这些都属于对2019年的回顾,放眼2020年,大部分企业还处于“犹抱琵琶半遮面”的状态。

    与其他企业不同,宁德时代在15日发行了2020年的第一期债券,期限五年,发行规模不超过30亿人民币,为新一年的融资拉开帷幕;根据宁德时代官方发布的公告,此次融资从19年年底就开始接受中信建投的检查,经历了近一个月的筹备工作,终于完成第一期债券发行并确定3.63%为本期利率。

    随着电气化的加速发展,全球范围内的车企都或多或少地经历着资本压力,而宁德时代开年就把融资提上议程,这样“急输血”难免引起公众猜测宁德时代是否会面临资本承压?但从此次债券确定的利率来看,中规中矩的水平又并不算很有吸引力,由此可以看出宁德时代对“输血”的需求更倾向于理性,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目前还未出现融资困难。

    根据宁德时代去年公布的财报显示,宁德时代第三季度实现营收125.92亿,同比增长28.8%,净利润为13.62亿,同比下滑7.2%;前三季度,宁德时代营收328.56亿,同比增长71.7%,净利润34.64亿,同比增长45.65%。

    其实无论怎么看,这似乎都是一份相当体面的财报,但三季度利润的下滑,不可避免地引起了外界的猜测,对此宁德时代也给出了回应,大致总结为两个原因,一是售价下降导致的毛利率下降,二是三季度研发增长、管理费用增加带来的利润下降。

    有因必有果,宁德时代官方给出的两点原因也道出了正在面临的困境;从2016年到2019年,四年间宁德时代的毛利率分别为43.7%、36.29%、32.79%和29.08%(截止到9月),其综合毛利率呈现出明显的下滑趋势。

    退坡补贴后,为了维持新能源汽车整体价格平稳,车企要么贴钱补贴,要么控制成本,但车企贴钱维持销量终究不是长久之计,那就只能从控制成本着手,而动力电池作为成本支出的大头,自然也成了成本控制的重点,这就倒逼宁德时代这样的电池供应商降价,导致毛利率下降,利润降低。

    为了兼顾利润和成本,宁德时代不得不进一步加码技术研发,寻求技术上的突破,15年开始,宁德时代的研发投入就不断加码,从2015到2018年,研发投入分别为2.81亿元、10.81亿元、16.03亿元、19.91亿元,虽然2019年的财报还未公布,但其研发投入大概率会超过前几年。

    持续性的投入,成本控制还是效果不佳,根据瑞士银行公布的全球动力电池企业研究报告显示,松下成本控制方面明显优于其他企业,成本大概在111美元/kWh,而LG化学的成本在148美元/kWh,三星SDI和宁德时代的成本都超过了150美元/kWh。这意味着如果宁德时代没有领先于行业的技术,那就极有可能囿于价格,被削弱竞争力。

    尽管增加研发投入没有让宁德时代Hold住成本,但是却让宁德时代把“独角兽”的位子坐稳了;根据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发布的数据,2019年,我国动力电池装车量累计62.2GWh,同比累计增长9.2%,而宁德时代2019年的累计装车量达到了31.46GWh,占全国累计装车量50.6%,也就是宁德时代攻下了国内动力电池装车量的半壁江山。

    从12年被宝马集团选中“一炮而红”到今天的“独角兽”,宁德时代的成功必然是基于实力,这点毋庸置疑。可随着政策红利的退出,无论是新能源汽车销量触底,还是成本过高、利润下滑等问题渐渐浮出水面,威胁着宁德时代的江湖地位;这一幕应该早已在曾毓群的脑海中模拟过,他曾在一封内部邮件中问道:“’当台风来时,猪都会飞’,但是猪是在飞吗?台风走后猪的下场如何?”,以此激励员工与公司共同向上。

    2020年,不仅仅是二零年代的起点,还是一纪生肖年的起点,开年便着手融资,想必宁德时代也为新年蓄力,至于2020年新能源会如何发展?答案也愈发值得期待。

    本文来源于汽车之家车家号作者,不代表汽车之家的观点立场。

    上一篇:上一篇:股票卖掉钱多久可以取
    下一篇:下一篇:细线怎么合成四股
    • 评论列表

    发表评论: